当前位置 : 首页 > 泰国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泰国历史文化

  • 2014-08-05 09:25:22
  • 字体: 来源:芒果网 编辑: 小莹 点击:

泰国几千年前即有人居住,但并不是泰族。据一般的了解,泰族是发源于中国的南部,而于公元第十一与十二世纪才移居到目前的泰国。考古学家在泰国东北部的曼清发现许多古老的遗迹,证明泰国的文化起源于大约五千年前的青铜文化期。史前正确的资料至目前仍然不明,因为泰国的风俗和残存的文化一直在变动,而且很少记载下来,尤其在第十八世妃,由放受到外族的侵略而毁了不少早期的文物。

公元第十三世纪末,泰国史上的第一位最英明的国王――盂莱大帝,就在目前泰国北部的清莱与清迈一带建立了一个繁荣的社会,当时所兴建的庙宇显示受到佛教很大的影响。一般而言,泰国除了受到印度佛教的影响外,盂族、高棉族对泰国的影响也不小。

泰国最大的民族是泰族,这些住在北部的民族,早期已能够自给自足,但他们的军事力量都相当薄弱,在公元十三世纪初,终被邻国吴哥王朝的高棉族所征服,不过,这段人侵时间并不长,泰族在1238年打了一次胜仗,从高棉人手中夺回素可泰城,并建立起泰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定都素可泰。

素可泰在巴利文里的意思是“幸福的黎明”。当时,泰国还没有统一的文字,因此用“素可泰” 作为第一个王朝的年号,以表明新时期的开始。

素可泰王朝的君主为兰甘杏大帝,他被泰国人尊称为“泰国之父”。其最大的贡献,是将国内通行的真腊(即高棉)文字,改创成泰国自己的文字。约在1283年,泰文开始在全国流行。

兰甘杏大帝受人尊重的另一原因,是他团结各族,以平等方式对待泰族以外的少数民族如高棉人、马来人和华人。他本身亦崇尚佛教,并派信徒到锡兰(今斯里兰卡)学习佛经,让他们回国后宣扬小乘佛教教义。

素可泰王朝建立后,国泰民安,其势力开始向湄南河盆地流域扩展。到公元十四世妃初期,素可泰王朝的势力,已经影响整个马来半岛和老挝(即辽国)一带。

兰甘杏去世后,强盛一时的王朝逐渐衰弱下去。此时,泰团东部的一股泰族势力,正在日益肚大,很快蔓延到中部地区。1347年,一名太守的女婿拉玛铁菩堤,结集兵力在湄南河和巴塞河的汇合地方,建立了一座新城,取名阿育他耶(华人称之为大城),并立号为王,这就是后来的大城王朝。

拉玛铁菩堤称王后,立即展开外交和军事攻势,有意占领整个湄南河流域,包括北部的素可泰王朝。他的精明思想和治国才能,为大城王朝的基业奠定了基础,且取代了素可泰王朝的地位。

大城王朝维持了四百多年,经历三十三位君主。十五世纪末,绕非洲好望角至东方之航线开辟后,欧洲人开始前往泰国通商。首先到来的是葡萄牙人,他们占领了马六甲一带后,于1512年抵达大城。从此,荷兰人、英国人和法国人亦相继而来,企图在泰国这块富饶土地上获得利益。

此外,泰国与邻国缅甸在这一时期经常发生冲突,持续了一段很长时间。

1767年,缅军再次攻人大城,城内的王宫、佛寺、民房和艺术宝藏均被摧毁。昔日的辉煌殿阁,如今只存残垣断壁,荒草遍地,谨供游人凭吊而已。

大城王朝的京城在1767年陷落后,缅军仍留下士兵驻守,以镇压泰国人的反抗。但在泰国东南沿海一带,却崛起了一支抗缅部队,这支部队的主将原是大城王朝的将领郑信(在中国史书称郑昭)。郑信是华人后裔,其父郑镛原籍广东澄海,由放家贫才往泰国谋生,并与一泰族女子结婚,于1734年诞下郑信。

郑信当日在大城被侵时,率领随从逃出大城,于泰国东南的罗勇府建立基地,组织力量,半年后部队分乘战船,沿湄南河而上,首先攻破了西岸吞武里,继而乘胜追击,到大城与腼军展开血战,最后终于收复渝陷的大城。

郑信进城,目睹昔日首都大城只留下一片焦土,故决定迁都湄南河西岸的吞武里,建立起泰国的第三涸王朝一吞武里王朝,并削减了据地称雄的其他势力,收复失地,统一泰国。

然而,宫廷内部的争权夺利,很快又再次出现。郑信在执政后期传说因妃嫔争宠而精神错乱,并于1782年一次倒戈事件中被杀。另一说称郑信被乱党困于宫中,后死在囚中,时为四十八岁。吞武里王朝就此覆灭,为时只有十五年。

后人为纪念郑王的丰功伟绩,特在吞武里区域内建立郑王庙,并在大罗斗圈广场中央为郑信塑造了一座纪念碑,碑上耸立着郑信的骑马戎装铜像,策马挥剑,极之英武。每年12月28日即郑王加冕之日,循例在铜像地区举行郑王朝祭大典,并封锁附近公路,举行两昼夜的文娱活动。

郑信的王朝被推翻后,其手下部将昭披耶节基登上王位,他就是拉玛一世王(拉玛是取自泰族民间傅说的一位英雄人物),也就是目前泰国的王朝,即当今皇上蒲美蓬大帝(拉玛九世王)之先祖。

由于地方太小,加上国防上的理由,拉玛一世王把国都从吞武里移到昭拍耶河东岸,于是曼谷就成了泰国史上的第四个国都。至此泰国开始得到安定,曼谷王朝或称节基王朝或拉玛王朝至今已逾二百多年,而国都仍然是曼谷。

拉玛二世王,1809年登基,在位十五年,曾遣使赴北京二次,时为清朝道光及嘉庆年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