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出台内幕

  • 2014-08-07 09:55:29
  • 字体: 来源:东盟网 编辑:小莹 点击: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了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这篇文章被视为当时中国一个重要的“政治宣言”,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继而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该文的主要作者胡福明先生,谈撰写此文的历史背景及相关情况。

开栏的话

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我们30年的改革开放,不光在中国,在国际上也有深远的影响。现在按照GDP来算,中国在世界上占第四位。按照PPP(购买力评价),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字,中国是世界第二。现在中国拥有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14000多亿,已经占到世界第一位。所以有这个变化,都是因为改革开放的结果。为了回顾这段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壮举,本版即日起对改革开放30年进行系列钩沉,欢迎广大读者不吝赐稿,提供新闻线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今天本版刊发该文作者胡福明接受媒体访谈该文出台内幕……

批“两个凡是” 准备坐牢

记者: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掀起了真理标准大讨论,已成为时代转折和改革先声的符号,为什么是你写这篇文章?是偶然的吗?

胡福明(以下简称胡):我在南大是搞哲学专业,拥有专业的敏感性,这也是我对“文化大革命”灾难的反思的结果。我在“文化大革命”中先被打倒,后来成为逍遥派,一路看过来,变成观察者。为什么后来我写文章?因为我痛恨“文化大革命”。1966年6月上旬,我被作为匡亚明(时任南京大学校长,当时被划为“修正主义分子”)黑帮分子打倒,所有的“黑帮”待遇我都受到了。女儿那时只有2岁,被人骂为“黑崽子”,哭着跑回来。这不仅是我一家的遭遇。我后来能够批判两个凡是,与“文化大革命”灾难太普遍有关,老百姓穷透了,苦透了。

记者:那又怎么成为观察者的?

胡:江青、林彪这伙人,我一开始就很反感,林彪叛逃死后,上面通知参加党员大会。气氛很神秘。每人发一张票,排队参加,一个支部一个支部地清点人数。妻子问我,什么事?我说党内出大事了,林彪反党!

结果进礼堂坐下来,不出我所料,上面通报第一句话就是:“关于林彪反党……”我当时就笑了。(笑)所以我当时预测,江青一伙肯定也逃不了。

记者:但是“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出笼是你没有料到的吧?

胡:是的。江苏省批判“四人帮”的大会我第一个发言。我认为中国历史转折的时机到了,当时写了很多文章,以为春天来了,应该拨乱反正了,邓小平要出来工作了,中国要一心一意搞现代化建设了。1977年2月7日,两报一刊发表了“二七社论”,“两个凡是”出笼,批判“四人帮”突然降温,拨乱反正工作开始变得寸步难行了。后来我才弄清楚是“两个凡是”在作怪。

记者:所以你想到写文章批判。

胡:我仔细研究,觉得这样的提法不好,“两个凡是”等于说“文化大革命”的理论路线政策都要维护,都要贯彻,那么人民群众要求邓小平同志重新出来工作,就不可能了啊,那么许多冤假错案都不能平反了。

所以,大概到1977年4月,我开始酝酿写文章了,观点已经明确了,就是要批判“两个凡是”。

记者:当时担心被整吗?

胡:我不晓得“两个凡是”是华国锋提的,我只知道是两报一刊发表的社论。“文化大革命”以来,中央最高领导人的意见一直都是通过两报一刊社论来传达。所以批判两报一刊的社论就会被指责为反党反中央嘛,这个罪名可大了。

而且“两个凡是”打着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子出现,那我批判“两个凡是”就会被指责为否定毛主席,在中国没有比这个罪名更大了。所以当时心里有点虚啊,要准备坐牢的。

趴在木凳上写出文章

记者:当时担心家人被牵连吗?

胡:我不能和家人同事商量。越是这个题目,越是不能商量,一人做事一人当,千万不能跟他们商量。一旦事发,肯定牵连。

“两个凡是”是两报一刊发表的社论,当然不能把“两个凡是”写在标题上,公开“宣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