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新闻 > 资讯 > 正文

徐才厚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迅速 专家称反腐办案速度创纪录

  • 2014-11-01 16:42:09
  • 字体: 来源:东盟网 编辑: 程橙 点击:

徐才厚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迅速  专家称反腐办案速度创纪录

10月28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军事检察院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同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决定强调,加快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坚决遏制和预防腐败现象。

决定还指出,完善惩治贪污贿赂犯罪法律制度,把贿赂犯罪对象由财物扩大为财物和其他财产性利益。

相关反腐专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四中全会是一个节点,决定部署了反腐工作向制度化转向的规划。

聚焦办案速度创纪录

自2012年12月6日首次通报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调查的消息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案件查处”栏目,成了近两年来媒体们守候的新闻富矿。进入2014年以来,这一栏目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调查信息发布,有时甚至一天发布多条。

今年8月,《法制日报》对这一栏目通报的案件进行过一次系统盘点。经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一年多时间内,该栏目通报涉嫌违纪违法的副处级以上干部达495人,其中厅局级以上干部至少有314名。

诸多高级别官员的落马,成为本轮反腐最大的亮点,被广泛评价为“打虎无禁区”,由此亦足见中央反腐决心。

“十八大提出要对贪腐现象保持高压态势,这两年来中央做到了这一点,几乎让贪官没有喘息的时间和机会,先是出台八项规定,之后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接着是高频率的拍苍蝇打老虎,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一个高官落马。”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这样总结这段时间的反腐。

《法制日报》记者统计,在中纪委网站通报查处的495名副处级以上官员中,有380余名通报于今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不仅超过了去年全年,而且实现了31个省区市的“全覆盖”。

这种高压在今年的6月一度形成一波高潮。在这个月内,6名省部级以上“老虎”落马,成为十八大以来打掉“老虎”数量最多的一个月。在这些“老虎”中,杜善学与令政策两名原省部级官员,创纪录地在两分钟内连续被通报落马。6月30日,在一天之内,有4名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被开除党籍,这一速度再次创下纪录。

一个更为人称道的数据是处理速度。今年以来,落马官员从调查到“双开”的速度不断被刷新。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从2月18日被立案调查,到27日被免职,仅用时9天。而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原政协副主席令政策,从6月19日被调查,到6月23日被免职,中间只有4天;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原市委书记张田欣,更是在1天之内完成通报、免职过程,4天之内即被开除党籍。

反腐效率为何如此之高?著名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向《法制日报》记者分析,中央这一年多的反腐策略起到了很大作用,即:以治标为主线,以巡视为先锋,以“三转”为聚焦,以办案为主业,以监督为目标,为治本赢得时间。

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这“三转”和聚焦办案被李永忠视为最关键的因素。“人还是那些人,编制没突破,机构没突破,效果却大大提高了,这就是通过‘三转’一聚焦来实现的”。

“过去三十年,纪委职能外延不断扩大,结果办案职能越来越弱化,如今聚焦到了办案上,所以效果比较好。”李永忠说。

案件查处消息密集发布

从今年7月底开始,中央巡视组对广西、上海、青海、西藏、浙江、河北、陕西、黑龙江、四川、江苏10个省区市开展常规巡视,同时对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院、一汽集团开展专项巡视。

近日,中央巡视组陆续向上述地区、单位反馈巡视意见。

“巡视”已然成为反腐的一把利剑,这是本轮反腐能够如此高效的一个重要原因。李永忠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将巡视制度定义为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的“先锋”。

今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了“十八大以来地方巡视工作图解”文章,统计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按照中央要求,共派出208个巡视组对1214个地区和单位进行了巡视。

在中央巡视组2013年的两轮和2014年第一轮巡视工作中,对地方的常规巡视已经覆盖了21个省区市。

“十八大以后中央巡视工作成效更加明显,这已成为大家的共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林喆看来,巡视制度的优势在于它是垂直反腐,从上到下,可以避免很多宗派势力和地方势力的干扰。这种垂直优势能否发挥出来,关键看各巡视组是否敢于揭开问题。

几轮巡视结束之后,巡视组发现问题并敢于揭丑的态度已被专家学者们所认可。

“十八大以来,我们的巡视无论在广度、宽度还是频率上,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最大的亮点还在于问题意识,只查问题不讲成绩。”李永忠评价。

与之相对应的是巡视工作开始后高官落马频率极大提高。中纪委网站显示,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17日,仅有5名十八大后接受调查的官员被该网站通报。而自去年5月17日中央派出巡视组开始,在中纪委网站“案件查处”一栏中,官员被调查的消息越来越密集地出现。

有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下旬,中央前三轮巡视的34个地区、单位中,有19名省部级官员在中央巡视组进驻后落马。

在所有落马“大老虎”中,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被认为是巡视反腐的典型案例。

2013年5月,中央展开了十八大以来的第一轮巡视,内蒙古是首批被巡视地区。一个月之后,中纪委宣布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7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王素毅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王素毅受贿1073万余元,以受贿罪判处王素毅无期徒刑。

巡视制度占据重要地位

制度化的转型,是从每一个反腐动作开始的。

以巡视为例,这项肇始于1996年的党内举措,发展至今已近20年。2009年7月,《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出台,“巡视”正式成为一种党内监督的制度被确定下来。同年,原来的“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更名为“中央巡视组”。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这份《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从机构设置、工作程序、人员管理、纪律与责任等4个关键坐标着手,精确勾勒出了巡视工作的“边界”及“内核”。

“从工作部署到‘条例’的转化,这是巡视工作的重大升级。”林喆对条例的出台评价很高。

竹立家也表示,目前已逐步确立的巡视制度在预防和反腐败制度建设中占据了重要地位,这是一种可以长期沿袭的新工作机制。作为党内监督的重要制度性安排,巡视制度会在将来的反腐工作中长期发挥作用。

在不久前由中纪委网站主办的一个线上谈话节目中,中纪委廉政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谢光辉提出,十八大以来,惩治腐败之所以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组织制度改革是重要方面。

谢光辉介绍,中央纪委去年8月和今年3月分别进行了两次大的内设机构改革,纪检监察室从8个增加到12个。

负责查办案件的科室还不仅这12个。“还有两个,一个是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这个室也是负责查办案件的,不过它跟别的案件室不太一样。它查办的是纪检监察干部队伍中出现的腐败问题,它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解决‘灯下黑’问题的一个重要举措。另一个由原来的外事局和预防腐败室合并,新成立为国际合作局。它的一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海外追赃追逃,实际上也是有组织查办案件的职能。”谢光辉说。

此外,今年6月30日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方案》以及之前中纪委的五年反腐规划,都为反腐作了长期性的制度设计。

李永忠建议,新的反腐阶段,制度反腐应该是不二选择,必须通过改革优化权力结构和选人用人机制,并发动群众积极、广泛、有序地参与反腐工作,充分利用好网络反腐,实现用制度反腐来替代权力反腐的格局。

分享到:

热点关注